君の名は

一部以青春戀愛為題,多層次的呼應強化,並以壯大美景作畫及插曲襯托而成的優美作品。

男主角瀧跟女主角三葉某天醒來跟對方交換了身體,男女有別加上兩人生活習慣大為不同,起初雙方都大為不便。後來兩人通過訊息訂下協議,漸漸習慣對方的生活模式,甚至能享受當中的樂趣。當過交換身體時互相了解及訊息上溝通,互相亦漸漸萌生愛意。愛意最終化成行動,三葉前往東京尋找瀧,找著了但瀧對方卻沒認出三葉,皆因一直以來跟三葉交換身體的是三年後的瀧,眼前這個只是比三葉小三歲而且還沒跟三葉交換過身體的瀧,瀧雖然沒認出三葉,但還是跟三葉問了名字,三葉回答後更把頭上髮帶交在瀧手上。三葉因瀧沒認出自己感到失望,在祭典前一晚剪髮,後來在祭典上死於彗星碎片的直接撞擊中。同一時間的瀧還未曾跟三葉交換身體,只對彗星表達無與論比的讚嘆。

三年後的9月4日,瀧跟三年前的三葉交換身體,同時也從中培養了對三葉的感情。後來交換身體再沒發生,思念三葉的瀧決定前往三葉所在之處,明查暗訪下找著了,才驚覺三葉所住的系守町在三年前遭彗星碎片撞擊而毀滅。失落之際瀧想起了三葉的外婆一葉的話,並前往神體所在之處把屬於三葉的口嚼酒喝下,看到了三葉成長的回憶同時獲得跟三葉交換身體的機會。為救三葉及系守町,瀧披著三葉的身體計劃引導村民逃亡,然而瀧無法說服三葉父親,苦無對策之下因聽到鈴聲前往神體所在之處。同時間三葉也驅著瀧的身體在神體山上俯瞰三年後因彗星碎片撞擊而慘不忍睹的系守町,最終兩人在黃昏之時於神體山上隔著三年多的時空相見,瀧把三葉的髮帶交回三葉手上,為了別忘記對方的名字,瀧建議在對方手心寫下名字,結果還沒等到三葉在自己手心寫字,黃昏之時過去,雙方也再沒有交換身體的機會。最終三葉回鎮成功說服父親撤走村民,拯救全村命運,然而三葉也發現瀧在自己手心所寫的不是名字,而是對自己的告白,感動卻再也沒法想起對方的名字。

五年過去,瀧跟三葉都成年就業,卻一直覺得自己在尋覓些甚麼,直至某次在兩台列車中的對望,雙方都知道對方就是自己一直尋覓的,跑過大街小巷,在樓梯相遇,一步步地跨越梯級,仿佛跨過了兩人間三年的時間差,問上一句「君の名は」。

z001

先放下感情層面,考慮到劇情能夠進一步解讀,所以先寫筆者對本作劇情的解構,解構大部份基於劇情的訊息,夾雜部份來自筆者的見解及推測,所以下文僅為參考。

「結び」可謂本作核心主題,在多個層面上的呼應,表面意義為繩結,纏繩時需要經過聚集、成型、扭曲、纏繞、還原、斷裂、後又再次連接等步驟,結び在本作中更是代表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及時間的流動。瀧跟三葉交換身體,在魂與肉體間結合、扭曲、還原又再連接,乃結び在人與人關係層面上的最大體現。跨越三年時空的愛情,亦是結び在本作中的另一層體現。同時結び一詞在日文還是一個雙關語,むすひ,亦即産靈,日本造化三神之一,人與人的關係和時間以結び的型態存在,全都是産靈的功勞,甚至乎瀧跟三葉交換身體的原因也很可能跟神明的選擇相關。

劇本部份設定雖然天馬行空,卻在各處佈下蛛絲馬跡,令人足以推理出整個故事的脈絡。從結果來說,因為宮水神社的巫女三葉交換身體而得知系守會被彗星撞擊,最終讓系守所有人得以生還。若有留意三葉計劃炸毀發電站時跟勅使的對話,可以發現系守湖很有機會是1200年前的隕石坑,今次撞擊系守的彗星亦是1200年的週期接近地球一次,也就是說系守湖的出現很有可能跟同一彗星有關。實際上,系守類似隕石坑的地方不止一個,雖然劇本沒透露半點線索,但根據畫面描述,神體所在之處也明顯是個隕石坑,而且神體所在正正落在坑的中心。

綜合以上各點,筆者推測如下﹕2400年前,一粒彗星所帶來的碎片撞擊系守,是否做成死傷無從得知,當時約為公元前400年的日本正值繩紋時代晚期,居民普遍相信神明之說並祈求土地豐盈,因此可以預計彗星碎片撞落地面,對當地人來說要麼就以為觸怒神明,要麼就把碎片當成神明之物崇拜,不論哪種理由,居民也在隕石碎片中建造了神壇。由於當時仍是石器時代,因此有關碎片撞擊的紀錄是以刻劃的方式在神壇內壁刻下,也就是瀧進入神體喝過口嚼酒後失足後仰所見到內璧描述彗星的壁畫。這種對彗星碎片的供奉一代接一代傳下去,也就演變成現代的宮水神社。另外,對應宮水家的結繩有著千年歷史,此技術亦正正跟繩紋時代流行文化吻合。

1200年過去,約公元816年,彗星再次掠過地球,碎片撞擊系守,並形成後來的系守湖,這次撞擊估計沒做成任何死傷,否則勅使所提供的資源就不會單純是「系守湖為隕石坑的可能性」,由於沒人死傷,加諸於當時通訊不發達,迷信之事亦多不勝數,事情也容易受到淡化。至於碎片撞擊為何沒做成死傷,三葉的遭遇就是答案,供奉神體是實際有效的,神明雖然接納了系守人的供奉,卻無意改變每1200年一次的彗星碎片撞擊,因此神明就給予一個系守人自救的方法,乃是賜予宮水神社的後繼人在青春期會有好一段時間跟未來不同時間軸的人身體互換,以此讓宮水神社的後人可以預知未來彗星所帶來的天災並逃過一劫。

若果1200年前宮水家曾經因此而得救,想必也會留下古藉文獻等,然後正如三葉婆婆一葉提到,二百年前山崎五郎家的大火把神社和古籍燒掉,導致包括一葉在內的後人並不知道祭典與及供奉神體的意義,結果整段過去也就埋葬在黑暗之中。然而神明賜予宮水家的能力卻沒有消失,因此無論婆婆還是母親雙葉還是三葉,都出現過身體跟他人互換的情況,一葉對此只認為是美好回憶,三葉則因此跟瀧結上關係。身體跟他人互換本身有違常理,因此宮水家後人會迅速忘記交換身體時的記憶,避免違反自然界的因果定律及時間運行,最終亦導致瀧跟三葉相愛卻忘記對方的悲歌。換個方式說,瀧跟三葉的相遇是由於保護系守機制而引起的。

至於瀧跟三葉是否第一對因交換身體而愛上的對方的組合則難說。這部份還可以解決劇中一個比較具爭議性的議題,就是三葉最終如何勸服父親撤走居民。正如上段提到,三葉母親雙葉年輕時也曾經跟別人交換過身體,對象會不會就是後來的丈夫俊樹?系守是一個窮鄉僻壤,俊樹還是從外地入贅宮水家,雖不是零,但這可能性相對正常狀況為低。假如雙葉年輕時期就是跟俊樹交換身體最終結上婚緣,也就代表俊樹有過交換身體的經歷,甚至乎知道外母一葉也曾經有過類似的經歷。另一個比較明顯的證據,瀧披著三葉的身驅說服俊樹時動粗,當時俊樹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問三葉究竟是誰,顯然這也不是常理上第一個應該作的反應。然而在瀧的立場而言肯定會先掩飾自己不是三葉的真相,因此也不會對俊樹承認自己現在只是披著三葉軀殼的外人。反之當晚三葉親身去說服父親時,由於她知道父親對交換身體一事的認知,因此只要表明自己經交換過身體並看過三年後的世界就能完全說服父親。

回到瀧跟三葉這一對,上面幾段基本解決了頭一個月他們交換身體的前因後果。瀧喝下口嚼酒則是宮水家超能力之外額外製造交換身體機會的手段。本來口嚼酒是宮水家獻給神體的一種儀式,基於酒也是結び的一種,口嚼酒更是代表其半身,意即以其半身獻給神體。後來瀧則喝下口嚼酒,因口嚼酒代表三葉之半身,因此得以產生靈魂連接,目睹三葉成長經歷的同時,得到重新回到過去的一個機會。平心而論,喝下口嚼酒就能交換靈魂可用口嚼酒解釋,但時間點上回到災難發生前的一日則不合常理,只能以神論去理解。但若果偏要牽涉到神論,說不定不是口嚼酒真有神效,而是産靈不願看到代代供奉自己的系守因為災難而滅亡,所以順道推了瀧一把,如此一來就可以完美解釋交換靈魂的發生與及時間性。況且瀧跟三葉一個月來的交換靈魂都手自産靈之手,相比起口嚼酒,這一個月的靈魂交換其實更沒根據。

類似的問題,當瀧找到被毀滅的系守後,三葉留在瀧手機內的訊息亦漸漸消失,當中頗有薛丁格之貓的味道,意即觀察前訊息仍然存在,但觀察後卻因為三葉已死的事實而導致訊息存在一事出現矛盾,因為訊息亦隨之而消失。另外,兩人處於不同時空,但在黃昏彼は誰之時在神體山上相見,雖然背後有黃昏彼誰的語源支撐,同樣有違邏輯常理。不過退一步說,本作重心並非探討時間理論,所以合理與否其實沒有過份深究的必要,何況冠上神明與奇蹟後以上的矛盾還可以說得過去,一葉提到無論時間運行還是人的關係都是産靈的功勞,某程度上也是為這些矛盾之處先作聲明,因為神明之說從來不需要邏輯可言。

最後再分析一下個人覺得本作設定的一個小浪漫,每1200年的彗星碎片撞擊純以機率學來說未免太過巧合,卻可以套用本作核心思想結び去理解。彗星跟跟系守結下結び,每千二年一次相遇,是個千年版本的七夕。雖然彗星碎片曾經把系守人殺了一回,但從結果來說歷史能夠挽回,並令瀧及三葉結為一對,說不定這還是產靈的一個佈局。

z002

說完理性解構,再講一下整體觀感。

一改新海誠滲入現實社會的元素,君の名は是類似雲之彼端的青春劇本加上幻想元素,由於撇開了現實元素,因此也沒有類似秒速結局上的遺憾。只不過就青春愛情劇本來說瀧跟三葉跟的感情醞釀略為不足,兩人畢竟只是交換身體,也只能通過訊息溝通,雖然兩人間有著共同秘密,但在實際交流不足的前提下,這份戀情未免來得太突然。何況交換身體的時間不長,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平均一星期交換兩三次,充其量就十二、三次的程度,愛意萌生略快,鋪陳兩人間感情的份量不足夠,甚至可以說成空洞。不過年輕時感情本來就是這樣,不對嗎?而且後來兩人為了這份感情都是揭盡全力,或者這份感情起初很兒戲,卻不能否認兩人最終都排除萬難,卻連對方的名字都記不起。

本作最讓人感觸的地方,在於雙方的感情卻無法觸及的傷感,他們之間錯失了很多機會,交換身體很久,卻從沒有記下對方名字,也沒有跟對方坦白;直至後來在神體山上隔著三年的時空相遇,卻又再一次錯失記得對方的機會,瀧寧願寫下告白也不寫下名字,看似不理智,卻又証明這份感情早就深種心底。既是雙戀,卻因外在因素而沒法一起,最終多等五年才能夠相遇,幸好結局也是苦盡甘來。也難怪電影變成催婚作品,世時無常,雖然彗星應該不會隨便從天空掉下來,但誰敢說明天世界會怎樣,又或者錯過一個機會,就會像主角一樣苦等五年,若對方已是心中唯一,又何必等待到明年今日。

另外一個值得提的地方當然就是作畫及音樂,畫面的震撼及華麗可以說是把劇情渲染力放大的增幅器,無論是彗星劃過夜空、神體山上的宏大場境、被撞擊後系守的淒涼廢墟、還是成長的瀧在街上漫天大雪,全都以場境的壯大去讓觀眾能更投入作品中所訴說的那份感情。音樂亦同樣,雖然以個人來說音樂的配合並沒有穿越時空的少女中的那份震撼,但歌詞對應劇情還是能夠強化劇情上的感情表現。

其他感性的不寫了,所謂感性其實由觀眾自己感受最為恰當,有些觀眾看完哭成淚人,卻又說不出所以也沒差,重要是親身體會到這份感動。總結來說本作是近來少見的佳作,無論周邊評論還是票房也把本作吹捧得很厲害,筆者當然不是認為名不副實,只是新海誠的佳作早就不只一部,而且就感情醞釀來說本作還不是筆者首選,至少筆者認為上作言葉之庭在感情描述上更為細膩,同時也推薦各位可以一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